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农业论文 >> 农产品论文 >> 正文

        供应链下的农产品物流运输分析

        【关键词】农产品;供应链;物流运输

        在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农产品物流模式要与我国农产品发展和市场化需求相适应。江苏省位于中国大陆东部沿海,是中国综合水平发展最高的省份。2019年全省总人口达到了8029.3万人,位居全国第五,是全国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省份之一。发达的经济和众多的人口数量,对物流特别是农产品物流的需求显而易见。因此,本文结合江苏的农产品发展现状,对于江苏地区的农产品物流运输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建议。

        1农产品及农产品供应链概念

        农产品是指农业中生产的物品,如高粱、稻子、花生、玉米、小麦以及各个地区土特产等。国家规定的初级农产品是指种植业、畜牧业、渔业产品,不包括各类加工过的产品。中国统计年鉴将初级农产品的统计范围限定为农作物、水产品、林产品和畜产品等,即农林牧渔业农产品。农产品供应链是基于农产品这一特殊类型的产品形成的供应链。目前学术界对农产品供应链的概念还没有明确的定义。国外学者F.RLin和M.JShaw.(1998)认为农产品供应链应视为一个动态网络系统,该系统涉及人、物资和信息,由供应商、制造商、经销商和消费者组成[1]。国内学者冷志杰等(2005)认为,农产品供应链主要是指由农业生产资料供应商、农产品种植者、养殖者、加工者、物流服务提供商、消费者等各个环节构成的组织形式或网络结构[2]。孙开钊(2015)认为,农产品供应链就是为了实现农产品的价值而将利益相关方连接在一起的网链状体系[3]。本文认为,农产品供应链是农产品从产地到“餐桌”的整个过程,主要涵盖了农产品生产完工后,在信息共享的基础上,对农产品的收购、包装、加工、运输、储藏、销售等一系列业务活动。最原始的农产品是有生命特征的动植物,由于其自身特点,如易受天气变化影响、保质期较短等,农产品供应链上的业务活动具有复杂性和不稳定性,农产品物流具有高时效性。

        2农产品物流运输的要求

        2.1较高的运输技术

        对于农产品,物流运输的要求与其他工业产品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农产品生产具有季节性和区域性特征,农产品又具有易腐易烂的生理特性,对包装、冷链运输和储存都提出较高的要求。在物流运输过程中,要求随季节变化调整运输方式,以确保消费者收到不变质的农产品;其次,农产品在流通中往往存在着信息传递的阻碍,会使得农产品在各个主体之间的供求信息无法准确掌握,由此增大了农产品物流的难度。因此,对于农产品物流要求有较高的运输技术。
        2.2需要严格控制物流成本

        农产品数量大、种类多,物流环节也多,而农产品相对来说成本较低,这就要求严格控制农产品物流运输的成本。由于农产品的消费群体中,城镇居民占比很大,农产品物流方向主要是从农村流向城镇地区。随着经济发展,食品安全、绿色物流这些理念的出现,消费者也出现了新的消费理念,追求绿色农产品消费。农产品供应链物流运输只有通过战略性管理,严格控制物流成本,快准狠地适应市场需求,才能实现低风险、低成本、高效益的目标[4]。

        3江苏农产品发展现状

        3.1农产品产值基本上稳步增长

        江苏地区地势低平、河湖众多,海岸线长达954公里,平原、水面所占比例在全国均居于首位,这是江苏发展农产品的地理优势。由于江苏自身地理特性,江苏农业和渔业发展比较突出,2018年农林牧渔业四项产值的比例分别为51.92%、2.04%、15.17%和23.75%[5]。总体而言,近年来江苏省农产品产值基本上稳步增长,除了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外,其他年份都是稳步增长,具体数据见表1。随着农产品产值的稳步增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大有增长,2018年江苏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国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高出6228元。

        3.2农产品种类较全,产量变化幅度较小

        江苏地区的主要农产品为粮食和水产品,其中,粮食作物主要包括谷物(小麦、稻谷)和果蔬,棉花和油料等经济作物产量较低。2014到2018年主要农产品产量近五年来呈小幅度上升趋势,平均产量4551.56万吨。2017年主要农产品产量为4548.64万吨,其中,粮食和水产品分别为3610.80万吨和494.84万吨。2018年主要农产品产量达到4571.70万吨,产量同比增长1.37%,见表2。江苏水产资源极为丰富,东部沿海渔场面积达15.4万平方公里,有着著名的吕四、海州湾、长江口和大沙四大渔场,主要海水产品有黄鱼、带鱼、鲳鱼、虾类、蟹类及贝藻类等。江苏的淡水产品生产地也很多,内陆水面4000多万亩,养殖面积1148万亩,有淡水鱼类140余种,是全国河蟹苗、鳗鱼苗的主要产地。近五年淡水产品产量持续占江苏地区水产品总产量比为70%以上,但从水产品养殖面积来看,淡水产品的养殖面积基本上不超过总养殖面积30%,见表3。

        3.3农产品区域分布不均匀

        在江苏农业发展前景良好的背后,我们发现由于经济水平和地理位置的原因,江苏地区的农产品产地分配并不均匀。谷物、果蔬等主要农作物的产地主要分布在苏北(徐州、连云港、淮安、宿迁、盐城)和苏中地区(扬州、泰州、南通),而苏南地区(南京、无锡、常州、苏州、镇江)分布较少。2017―2018年苏北地区主要农产品平均产值达到3112.71亿元,2018年苏北地区主要农产品产值占全省主要农产品产值的比例高达63.18%。而苏南、苏中地区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农产品分布较少,2018年主要农产品产值分别仅占全省主要农产品总产值的11.39%和25.42%。苏北和苏中地区同样也是江苏重点淡水产品和海水产品产地,其中,苏北地区2018年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占全省55.40%。除此之外,江苏地区农产品加工行业的发展也并不平衡。苏南地区虽然初级农产品产值较低,但是由于地处长三角经济带,可以重点发展食品加工行业,对于农产品进行二次加工处理,利用经济带优势使农产品销路更加广阔。而苏北、苏中地区轻工业发展则较为落后,并不能依靠工业化优势来带动农产品经济的发展。因此,农产品的流通在江苏地区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农产品的供应链及其物流运输在江苏地区成了不容忽视的问题。

        4江苏农产品物流运输建议

        4.1提升农产品物流运输技术

        在流通经济时代,为推动江苏农产品流通的发展,提升农产品的物流运输技术至关重要[6]。提升农产品物流运输技术,主要从仓储技术和物流信息两方面着手。首先,农产品加工型企业以及农产品批发市场应重视仓储设备的质量,增大冷藏仓、冷冻仓数量,提高仓库的利用率以及转换率,加快冷藏运输设备的研发创新;政府应发挥引导示范的作用,通过资金投入来扶持关键技术的研发创新;其次,应进一步加强农产品信息系统硬件的基础建设,健全覆盖全省各地的农产品物流信息化标准体系,不断完善全省各地农业信息数据库的建设[7]。

        4.2控制农产品物流成本

        一般情况下,我国的农产品物流成本占总成本50%,而国外发达国家物流成本一般控制在10%左右。江苏目前农产品供应链上的成本率和损耗率也一直居高不下,因此,需要严格控制农产品的物流成本。物流成本主要包括物流运输成本、物流仓储成本、包装成本以及物流装卸搬运成本。根据江苏农产品的发展现状,控制农产品物流成本的关键是控制其冷链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我们可以采取降低空载率、提高运输设备利用率等方式进行冷链运输的成本控制;而对于仓储成本的控制,我们可以运用ABC法来管理存货,同时加强仓储管理[8]。

        4.3提倡农产品电商物流模式

        随着电商的发展,江苏的电商环境也日渐成熟,淘宝、京东等主流电商均已在江苏入驻。在此基础上,根据江苏农产品小规模生产和大市场需求的特点,应大力扶持通过自建平台来发展业务的农产品电商经营主体[9]。企业竞争力强弱可以体现在企业生产的产品或者提供的服务在市场上所占份额的大小以及企业最有效地利用自身资源的能力上[10]。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加快农产品电商物流信息系统建设以及电商物流包装标准化建设,从而提升农产品电商物流企业的竞争力,完善农产品电商物流模式,提高农产品的经营效率。

        4.4因地制宜发展冷链物流

        由于江苏农产品以粮食、水产品为主,根据江苏省地理位置及农产品生产特点,江苏应该因地制宜发展冷链物流。江苏主要的果蔬产区分布在苏北和苏中地区,水产品产区也主要分布在南通、连云港、扬州、淮安、盐城等苏北和苏中地区,苏北地区还拥有大规模的畜牧养殖基地。因此,在苏北和苏中地区应该建设具有产后预冷、分拣加工功能的果蔬冷藏保鲜仓库;水产品需要的耐低温设施的低温库;具有绿色节能、实用性高的冷藏冷冻储存设施和加工设施[11]。此外,江苏应该建设面向其他城市的生鲜农产品直供基地。完善江苏地区农产品供应链的物流布局,充分利用地区特色,优化地区间冷链物流体系,确保区域之间冷链物流运输健康运行。

        5结语

        重视并完善农产品供应链的物流运输问题,是目前促进江苏农产品发展的有效途径。江苏省农产品供应链的物流运输问题仍需要不断地去探索,并在探索中不断优化。最终利用不断成熟的农产品物流运输理论来指导江苏农产品发展,提升农民生活水平,推动农业经济发展。

        [参考文献]

        [2]冷志杰,唐焕文.大宗农产品供应链四维网络模型及应用[J].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05(03):39-45.

        [3]孙开钊.“互联网+”下我国农产品供应链创新[J].企业经济,2015(12):93-98.

        [4]张洁,何帅,供应链物流成本管理浅议[J].时代金融,2019(8):238-239.

        [5]王汉春,邓盛平,江苏统计年鉴-2019[M].北京:江苏省统计局,国家统计局江苏调查总队,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08.

        [6]王娜,陈姝含,陈健.农产品农超对接模式供应链网络的问题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9,41(10):108-110.

        [7]麻黎黎,大数据时代下我国农产品物流的瓶颈与突破[J].农业经济,2016(3):126-127.

        [8]廖吉林,供应链业务流程绩效评价研究述评[J].物流技术,2019,38(02):88-93.

        [9]高亚婷,胡闵欣,范佳音,贾卫国.“互联网+”背景下无锡市家庭农场营销分析与启示[J].电子商务,2019(11):34-35+42.

        [10]徐添懿.林业企业竞争力评价指标设计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8(29):12-13.

        [11]邰英英.电子商务时代下江苏农产品冷链物流模式选择[J].物流科技,2015,38(05):128-129.

        作者:毛昱涵 王妹 单位:南京林业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